主页 > 美容 > 彩妆 > 美甲 > > 女儿国里的男美甲师:在指尖上作画 用异性眼光发现美(组图

女儿国里的男美甲师:在指尖上作画 用异性眼光发现美(组图

  • 发表日期:2015-05-21 18:15 |
  • 来源 :未知 |
  • 点击数:
  •   编者按:工作有不同,职业无。在人们的思维定势里,苦、重、累、的职业,更适合于男性;细腻、柔性、活轻的职业,或更适于女性。角色明确,各行所长,两相互补。可是时代在发展,职业也开始有了“性别跨界”。现实中,男干女活,女干男活,也是很吃香的。我们分别寻找了四位比较稀罕的反串职业者,请他们说说“技术比性别更重要”的时代下工作中的奇妙故事。》》》金牌女大厨

      浙江在线杭州5月20日讯(浙江在线 记者/陈佳 摄影/童晓蕾 编辑/王黎婧)

      随着美甲店遍地开花,在这个原本百分之百的女性行业里,男美甲师的身影逐渐浮出水面,注重细节、擅长运用异性角度提供意见、更容易专注等优点,使得男美甲师越来越吃香。

      昨天,记者第一次拜访从业6年的男美甲师刘永聪,他一米七的个子,肩膀很窄,顶着韩式发型,眉毛修得比女生还整齐,与人握手时,透明护甲油一闪一闪特别显眼。还没来得及寒暄,刘永聪就“心急”地带着乡音做起了介绍:“我是一名美甲师,纯爷们。”

      为女友入了美甲“女儿国”

      刘永聪来自广东湛江吴村,家中排行老五,今年27岁,做过快递员、水电工。2009年左右,为了生计他每天做着拉网线的活儿,风吹雨淋却只有2000元的月收入。有一回,刘永聪陪女友去做指甲时临时起意,想给女友一个惊喜,于是请了两星期假在这家美甲店当了学徒工。

      “当时也是逃避,之前那工作做得不开心,就想顺便在美甲店里学点手艺。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也比一般的男同学爱打扮,对‘美’有着自己的想法和理解,不到两星期我就能给顾客做手膜和涂单色了,学得非常快。”刘永聪说。

      美甲师这份工作了刘永聪对美的重新认识,在男同学们穿着大裤衩、夹脚拖鞋(广东一带的男孩特别喜欢穿拖鞋),扯着大嗓门跑运输卖小百货的岁数,他辞了拉网线的工作,开始每天12小时琢磨美甲技术,通过异性眼光来发现美。

      男美甲师现在成了“香饽饽”

      入行六年以来,刘永聪考取了高级美甲师证书,为成千上万名女顾客做过指甲,还成了一位美甲培训师。就在上周,一直在广州生活的刘永聪选择到杭州发展新事业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百井坊巷一家美甲店做美甲师。对他而言,杭州与广州的女孩同样很爱美,还没饱和的美甲行业有巨大潜力。

      物以稀为贵,每到一个新美甲店,刘永聪都会被当做店面活招牌,原因只有一个:男美甲师太少了。入职这家新美甲店不久,刘永聪的女老板、女同事们就开始在微信广而告之:“店里来了男美甲师!是个帅气的高级美甲师!”不少女顾客慕名而来,当记者按照约定时间赶到时,刘永聪还在为一名外国女顾客做美甲。

      女顾客Alice第一次尝试男美甲师给自己做指甲,与女美甲师比起来,她觉得男美甲师的意见更加中肯,选的颜色更容易得到自己和男友的喜欢。

      刘永聪解释说,男美甲师除了会以男性角度帮助女顾客选款选色外,发现顾客身上不同的美,在生活压力下更有事业心,这份事业心使得在美甲过程中会特别认真,刘永聪说:“就拿我当例子,每个月除了自己生活,还得寄钱回家,年纪大了总想着娶媳妇。只有帮助每位顾客涂上漂亮指甲,用细心让顾客记住,靠口碑凝聚越来越多的顾客,我才能实现梦想!”

      刘永聪并没有在说大话,尽管入职新店不到两周,就积累了回头客。美甲店老板告诉记者,这几天就属刘永聪最忙,客人已经开始介绍自己朋友来专门找他做指甲,大家都亲昵地叫他聪少。

      尴尬与没能美甲梦

      光鲜背后总有沉长的过程,回顾六年从业经历,从做学徒开始,刘永聪作为一个男生就一直孤军奋战,在教过的200多位美甲师学生中,也都是清一色女性。除了性别领域的“孤独”外,刘永聪还要承受着来自行业、顾客之间的、歧视,以前只会发生在特定领域的性别歧视,他也经历过。

      与美发师不同,美甲师接触到的手、脚属于更加私密的部位,不少女顾客一开始难免会有芥蒂,有时候这种质疑来自女顾客的男伴。女顾客的男朋友看到刘永聪后,往往都会要求由女美甲师来服务,有几次女顾客与男友之间甚至会为此吵起架来。

      随着男美甲师的认知度越来越高,这样的尴尬正在慢慢减少。连一辈子务农的刘永聪父母也从一开始的不理解,转变到现在完全支持。而刘永聪也凭着自己对美甲的热爱,决定将美甲事业当做毕生追求。目前,他还报了驾校准备学车,边工作边学车,想用自己的手艺在杭州生活下去,成为新杭州人!

    分享得大奖!

    收听:
       订阅到QQ邮箱
    女性热点: 美甲图片